重生成偏执吸血鬼的小娇妻_第45章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45章 (第1/3页)

  预收文求收藏:《他的小狐狸精未婚妻》

  苏允儿最讨厌两句话,一句是“你的狐狸尾巴漏出来了”,一句是“看她个小狐狸精!”

  因为总有种暴露身份的感觉。

  不止一个人告诉韩骁,“你的未婚妻是个小狐狸精!”

  韩骁看着自己婀娜多姿,纤纤诱人的美娇妻,笑的有些荡漾,“我老婆当然是个狐狸精!”

  直到有一天,未婚妻的尾巴扫到他的脸上……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月圆之夜,永夜门打开之时。

  一年只有一次机会。

  抓到圣女的消息不胫而走,蓝血族的所有生灵都在等着这场盛宴。

  他们可以吸血。

  他们也可以拥有阳光。

  不再是永远生活在黑夜的鬼怪。

  最终他们会成为这个世界的统治者。

  蓝血族的四大护法之一,血魔,也是整个蓝血族军队的统领着,收到总部的消息之后率领所有的血族回到了总部。

  他常年带领军队征战在外,血族的内的事情早已不过问了。

  这次接到消息,昼夜兼程,赶回来见了蓝血大帝。

  蓝血族的四大护法其中之三都是朽禁收的,唯有这个血魔,是自己投奔而来,他很有领导才能,在几次和赤血族的战役中都大获全胜,是他们血族的常胜将军,所以慢慢的,朽禁便将一部分军队给了他统领。

  到最后,整个军队都交给了他。

  血魔人和他的名字一样,邪恶,冷血,毫无人性。

  他的眼里只有杀戮和胜利。

  和赤血族征战几百年,唯一让他不爽的就是蓝血族不能见阳光,每次阳光出来,他都要率领他的军队隐匿起来,而赤血族就在阳光里恢复元气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,他还不能将赤血族消灭干净的原因。

  现在听说找到了圣女,永夜之门将要打开,他可以拥有见太阳的能力,怎么能不高兴?

  不心急如焚?

  朽禁见到他回来,表面上很高兴,心里却有些空落落的。

  他从来不知道难过是什么,好像今天是第一次感觉到。

  “见过朽禁大帝。”血魔拜道。

  朽禁扶他起来:“辛苦你了,请坐。”

  “听说圣女已经找到,而8月15月圆之夜也快到了,到时我们就能见到阳光,现在全体血族已经集结完毕,就等着月圆之夜了。”

  “好说,”朽禁摆摆手,有些心不在焉的,“不知道这永夜之门是不是真有传说那么厉害,万一打开永夜之门又是另一番景象呢?”

  “朽禁大帝……”血魔不赞同他的说法。

  朽禁没让他说完:“这只是我的猜测,结果到底如何还未可知。”

  血魔皱了皱眉,他身材矮小,可是常年领军的缘故,气势特别足,往后挥了一下衣袍,带着对朽禁的尊重说道:“我怎么觉得你……好像有心事?”

  如果不是对朽禁还存了那么一点客气,他没必要这样用试探的语气。

  朽禁当然忌惮这个一直统领军队的人。

  这些年他没怎么管事,权利已经半架空了。

  但是单纯论法力,血魔比他还是差了很多的。

  所以他放任血魔,也觉得任何时候自己都有能力控制他。

  血魔见完了朽禁去找幽冥。

  幽冥这会刚从外边办完事回来,两个人一见面先打了一顿,都累的不想动了坐在地上开始交心。

  刚才交手的时候血魔下了死手,这会幽冥一边让身体慢慢恢复,一边奇怪的问:“你想死弄我?”

  “看你状态不对?”

  血魔沉默了几秒,一双蓝色的眼睛如鬼似魅,“我怎么觉得朽禁不太对劲?”

  幽冥皱眉:“怎么不对?”

  血魔:“我看他好像不太想开启永夜之门。”

  幽冥心下微颤,刚要回答,忽然从外边传来一声冷笑:“呵,他当然不想开启。”

  “你什么东西?”血魔转头看向门口,见是一个不认识的女人,抬手一挥就将对方打倒撞在了旁边的石壁上。

  周莹莹费了半天劲才爬起来。

  她知道四大护法都杀人不眨眼,可是没想到血魔这么暴躁。

  她跪在地上瑟瑟发抖,双手抱拳特别恭敬的说道:“见过血魔将军。”

  血魔这才睨着眼睛看她:“你是谁?”

  顿了下,“再对血族大帝有半点不敬,我让你活不过一秒。”

  周莹莹这会挺起脖子,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说道:“那你就杀了我吧。”

  血魔看了一眼幽冥:“这到底是谁?”

  幽冥最近和周莹莹相处的时间比较长,解释道:“是鬼影收的,现在鬼影已死,她在帮血族大帝做事。”

  血魔这才看向周莹莹:“你刚才要说什么,说完。”

  周莹莹斟酌了一下,反正现在周楚柠不死,她就得死,所以稍一犹豫便豁出去了:“血族大帝喜欢圣女,他肯定舍不得让她死,就一定不会用她开启永夜之门。”

  血魔愣了一下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你说什么?”

  周莹莹于是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。

  周楚柠还关在血族总部的监狱里。

  虽然紫衣人给她带了毯子,她用毯子把全身都包裹了起来,可还是觉得冷气袭人,瑟瑟发抖。

  不知道殷厉怎么样了,要是他出了什么事,她可怎么办?

  又想到自己在这个鬼地方想走都走不了了,到时候用她祭奠永夜之门的时间一到,她怕是再也没有出去的机会了。

  没想到这么快就和他永别了。

  如果现在能让她见一面,她一定要告诉他好好的活下去。

  不要像前世一样,杀的血流成河。

  吱嘎——

  忽然一道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,屋里进来一个人,她慌乱的把眼角的泪抹去,这才向外看去。

  是朽禁来了。

  他披着紫色的风衣,身躯挺拔,满脸肃穆。

  再也没了当日在神秘山萎靡不振需要吸食鲜血的神态了。

  “你来干什么?”周楚柠嗓子沙哑,发出的声音带着沙沙的质感。

  朽禁挥了一下长袍,他坐到周楚柠身边,深蓝色的瞳仁凝视着她,屋里落针可闻,没有一丝声响。

  周楚柠被看得全身不自在,有些烦躁的问道:“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”

  朽禁默了一会,忽然问道:“你知道今天几号了吗?”

  “几号?”周楚柠顺着他的话题问道。

  朽禁:“14。”

  “哦,”周楚柠知道了,明天就是月圆之夜,也就是她的死期了。

  她悲凉且绝望的应了一声,慢慢往后挪动了一下身子,用毛毯裹着自己,她抱紧了膝盖。

  好像这样能让她感觉自在一点。

  手腕上还有当时她故意用热水烫出来的伤疤,后来殷厉恢复了法力要给她去掉,她觉得没有必要,还有纪念意义就拒绝了。

  现在上边带着他送的手链,伤疤从手链的缝隙处透出来,看得很清楚。

  朽禁默默的看了她一会,像是终于下了决定似得向她伸出了手。

  周楚柠疑惑的望向他,没说话,但表达的意思很明显:为什么?

  朽禁咽了口吐沫:“跟我走,我带你。”

  “走?”周楚柠怔怔的看着他,“你要放了我?”

  这怎么可能,她的血可以开启永夜之门,让所有的血族见到阳光,换成任何人都不能抵挡住这样的诱惑。

  朽禁也绝对不是特殊的那一个。

  “柠柠,”周楚柠不肯把手递给他,他主动握住她的手,“跟我走,我们找个没人能到的地方隐居起来。”

  “跟我走,我护着你。”

  朽禁的眼神笃定,语气坚决,好像再难的困境他都不在乎一样。

  周楚柠内心微微触动。

  他真能忍受住阳光的引力吗?

  可看他的眼神,就是那种能抵抗一切的样子。

  这世上,除了殷厉,没有任何人再对她好了。

  朽禁是第二个。

  周楚柠很感激他:“谢谢你,但是我不会跟你走的。”

  周楚柠的手指从他的手里抽出求,朽禁看了眼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,忽然情绪特别激动的拎起了周楚柠。

  事情变化的太快,她根本就来不及反应,“你,你,你要干什么?”

  “跟我走,只有我才能救你,这样下去,你只有死路一条。”朽禁把女人拎到自己面前,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 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征求周楚柠的意思?

  明明带她离开可以把人打晕了直接带走。

  可他就是想她心甘情愿的跟着他离开,一起去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。

  这样他才能说服自己去拒绝阳光的诱惑。

  可是周楚柠想都没想就拒绝了。

  “为什么,是为了那个愚蠢的人类?”

  周楚柠据理力争:“不,他不愚蠢,他很聪明,你不能这么说他。”

  即使面前站的人是血族的统治者,一根手指就能捏死她,周楚柠还是会忍不住替殷厉说话。

  朽禁听见周楚柠在他面前维护另一个男人,火气蹭蹭的往上窜,“你找死!”

  “那你就杀了我吧,”周楚柠眼睛一闭,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。

  朽禁磨了磨牙,到底没下去手。

  他使劲用手一推,周楚柠整个人撞在坚硬的石壁上,眼前一黑人就昏了过去。

  “柠柠——”

  朽禁没想到自己的手劲这么大,他只不过轻轻一挥而已,险些忘了自己是掌握生杀大权的血族统治者,而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。

  他赶紧过去抱起周楚柠,手指放在她的脖颈上检查一下伤势。

  心里一片疑云拂过,朽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到最后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。

  他慢慢的把周楚柠放在石床上,最后离开了石屋。

  在离开石屋之前,到底没忍心,又返回去给她盖上了毯子。

  她竟然有了。

  有了。

  肯定是那个该死的人类的。

  朽禁失魂落魄的回到了祭台,望着永夜之门的入口,却忽视了身后一直在监视他的两个人。

  一个是血魔。

  两一个是周莹莹。

  他们两个从祭台离开,周莹莹特别得意的问他:“你看到了吧,他为了那个女人真的什么都可以放弃。”

  血魔到现在仍然不信:“不可能,他是血族的统治者,怎么可能背叛血族?”

  周莹莹特别不屑的说道:“你不知道对方狐媚的功夫有多高,任何男人都可以为了她放弃任何事。”

  “背叛血族算什么,连命的豁得出。”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